鄉閑論道 | 張曉軍:逆城鎮化帶給鄉村旅游的機

 2020全國鄉村旅游與民宿投資大會     |      2021-01-15 17:47

 

 

編者按:

自2020年12月31日起,“鄉閑論道”欄目連載實錄“2020首屆全國鄉村旅游與民宿投資大會”與會嘉賓在大會中的演講,分期發布以饗讀者。
 
本期“鄉閑論道”刊發的是唐鄉新鄉居生活社區創始人、北京世紀唐人文旅發展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全國休閑農業與鄉村旅游產業聯盟副主席、中國旅游協會民宿客棧與精品酒店分會會長、北京師范大學校友會文化旅游專家委員會主任委員張曉軍先生的主旨演講——《逆城鎮化帶給鄉村旅游的機遇》。本材料根據現場錄音整理而成,未經演講人審閱。

 

 

圖片

尊敬的李老師、張老師、羅顧問,各位領導、各位同行、各位學長:
 
大家上午好!
 
感謝鹽城,感謝亭湖區,感謝黃尖鎮,為本次會議的召開所作出的一切。黃尖的熱情、亭湖的溫暖,相信在座所有的朋友們都已經充分感受到了,而且并將繼續感受,相信我們會享用終生。一次會議在鹽城,一生都會是鹽城的朋友,甚至完全有可能我們的事業能夠與黃尖、亭湖的發展緊密聯系在一起。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圖片

 

剛才李老師批評我,說你的演講題目為什么不事先向我請示一下。作為李老師的學生,相信李老師講逆城鎮化,我完全可以從實踐的層面、從案例的角度為李先生的高瞻遠矚做很多注腳。我挨了先生批評,就要把我講的邏輯再調整一下。
 

圖片

(張曉軍接受媒體采訪)

 

之所以選擇這個題目,是因為我是北師大畢業的,在遙遠的1987年,我在北師大地理系讀本科,當時在學習“世界經濟地理學”這門課程時,當年的助教,現在中國文化研究領域的大家周尚意先生,是我們心目中的女神,她說在所謂的西方發達資本主義國家,進行一種新的社會發展運動,叫反城市化。這個“反”是相反的反,但并不是反對、反動的反,是相反的反。今天是用“逆”來代替這個“反”字,可能就不會引起太多的歧異。
 

圖片

(周尚意,圖片來自北京師范大學地理科學學部網站)
 
她給我們描述了在所謂的西方發達資本主義國家進行的反城市化有哪些特征,如城市人口開始流向鄉村。當她講到這樣一個現象時,作為大二學生的我,相信很多同班同學都會有一個共同的疑惑,我們是通過上學、通過工作、通過參軍要進城的,要擺脫自己農民的身份,要把農業戶口轉化為非農業戶口的,要由吃自己種的糧食改為吃商品糧的。當所有人通過各種可能抓住的機遇和創造的機遇由鄉村進入城市時,為什么所謂的西方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城市人口要去鄉村呢?這不是瘋了嗎?百思不得其解。當然這種不理解并不妨礙我們認真地學習周尚意先的課件,我們一樣能拿到好的成績,畢業了。
 
二十年過去,通過自己的工作、通過自己的學習,我理解了。十一年前,我的公司在北京市延慶區一個叫柳溝的村莊舉辦公司成立十周年慶典,在慶典上收獲了很多問號,如當年李老師說:你好歹是一個企業,好歹也是十年的慶典,為什么這么重要的一個活動不放在城區的長安街某個五星級酒店來辦,而是跑到遙遠的交通很不方便,從城區開車要2個多小時的北京市延慶區的柳溝村來舉辦?當年柳溝村的基礎設施、公用設施非常落后,我們是在村文化中心大院里一個非常簡陋的會議室舉辦十年慶典,在當地鎮政府重視下,對會議室進行了緊急設備的升級增置,如安裝了兩太落地式空調,硬件有了,但是在空調運轉過程中發現其他的設施配套跟不上,如電線沒有增容,所以空調開了就跳閘,但當地的鄉政府已經給我們提供了全力的保障,就像今天我們能夠感受到和享受到的院子里有救護車,政府動用的全部的公用資源保障這個會議的進行。十一年前,當地村政府也是這樣的。
 

圖片

(唐人在柳溝村舉辦了主題為“責任與發展”十周年慶典活動)
 
 為什么在一個村里開我們自己公司的十年慶典?當時我就回答李老師和很多老先生的批評,我說:我相信隨著城鎮化的發展,一定會有逆城市化的;隨著旅游的發展,一定會有鄉村旅游;隨著社會的發展,鄉村旅游所代表的國內旅游一定能成為中國旅游的主體。
 
十一年過去了,旅游行業,國內旅游已經成為了主體,是以民宿為引領的鄉村旅游;十一年過去了,我們當年提的城鎮化已經演化為新型城鎮化;十一年過去了,國家戰略層面抓得不僅僅是新型城鎮化,還有逆城鎮化。
 

圖片

(習近平:“城鎮化”和“逆城鎮化”要相得益彰, 圖:新華網/攝影:盛佳鵬)

 
2018年3月7號,在全國兩會期間,總書記參加了廣東省代表團的審議,這次會議上,總書記專門就逆城鎮化和新型城鎮化的關系做了科學的論述。據我個人所知,這也是建國以來黨和國家領導人在公開場合通過媒體的宣傳,第一次肯定逆城鎮化??倳浀脑挻笾氯缦拢?/span>一方面要繼續推動新型城鎮化,另一方面鄉村振興也需要生力軍,要讓經營人才到鄉村的舞臺上大展伸手,要讓農民企業家做大做強,逆城鎮化和新型城鎮化要相輔相成,相得益彰。
    
因為有三十幾年前周尚意老師、北師大教給我的反城市化的一堂課,所以從2013年開始我們圍繞著逆城鎮化這樣一種樸素的認知,通過鄉村旅游規劃設計和研究,通過唐人公司在鄉村做的唐鄉項目,來實踐嘗試著所謂的逆城鎮化。這是跟各位分享我對于逆城鎮化和我的關系的回溯。
 
2018年,總書記就逆城鎮化作出指示之后,我們觀察到在國內學界開始悄悄地研究逆城鎮化,兩年時間過去,大量業界實踐和學界研究,今天擺在我們面前的逆城鎮化需要我們站在一個新的高度去更加深刻地思考它、去踐行它。這里有很多基礎性的問題依然沒有得到厘清,如如何看待鄉村?大家如果注意看國務院和有關部委文件的話,也許能夠看到一個悄悄的變化,2017年國務院出臺了一個文件,鼓勵下鄉返鄉?,F在在國家層面的文件里,如果再提到城市人口進入鄉村,已經不再用“下鄉”一詞,改為“入鄉”,城市人口到鄉村叫入,不再是下鄉,從鄉村出來的人口回到家鄉叫返鄉,從原來的“下”到今天的“入”,非常明確地表達我們對鄉村的態度要根本性改變。
 
今天在江蘇開會,對于上海人而言,我們江蘇很多地方是鄉下,我的兒子在讀五年級,今年上半年因為疫情原因在家上網課時,有一篇文章中有一個詞,他在朗讀課文時,被我抓住,我說:兒子,你要改變一個觀念。然后給他們語文老師寫了一篇微信短文,這篇文章是一個大家寫的鄉土的文章,非常優美,是人教版的語文教材(五年級第一學期),這篇文章中描述鄉村之美時用了“鄉下”一詞,我當時就跟我兒子說:你應該知道咱們做的唐鄉和你一直是相伴的,你也特別喜歡唐鄉,我們到唐鄉去就是到農村去,你一定要記住唐鄉不是鄉下,城市不比鄉村高明,既然鄉是下,城是上,這實際上是一種非常落后的、過時的城市的思維。這是我們應該思考的第一個問題,即要糾偏式地重塑城鄉關系。如果依然把鄉當成下,依然站在一個道德、文化、經濟等一切高地上來看待鄉村的話,我想我們就不可避免要產生第二個必須要糾偏的領域,就是鄉村價值的評估。
 

圖片

(唐鄉新鄉居生活社區)
 
我們都知道,鄉村不僅有價值,而且鄉村的價值是無限的,是我們一時半會兒不能準確認識的,如果鄉村沒有價值,為什么最近十年有那么多城市精英,不管是設計師還是媒體人悄悄地進入鄉村呢?他們稻香村絕對不是去逃難,應該是去享受,享受什么?享受的是鄉村被嚴重低估的價值。要重塑的是我們對鄉村產業的思考。
   
隨著逆城鎮化的發展,會有大量的商業機會擺在我們面前或需要我們去創造這些機遇,有哪些呢?圍繞人、物、事、財、信五個領域,發現原來鄉村對于商業而言空間是無限的。如:
   
· 鄉村的新基建。任何的發展必須有數據的支撐,鄉村有數據嗎?有。不同的部委對于鄉村一直在生產著數據,如土地的數據、村莊的數據、集體經濟的數據、人口的數據,但是數據基本上都是為部門孤島化,并沒有共享,而且這些數據完全是海量數據中的滄海一束而已,還有大量的數據需要咱們去挖掘,去生產。這方面工作是一個藍海。
   
·  在數據生產基礎上,要使用這些數據,要發展新興產業,哪些產業?可以列舉太多,下午論壇對話有不同的產業,是應該盡早導入鄉村的,這些產業都要解決一個共同問題,即鄉村缺少內容。所以如何基于新型的鄉村生活來創造內容,這里的機會多多。
   
·  鄉村的制度需要重塑,沒有制度的重新設計,沒有制度的完善,鄉村振興是無法想像的。這些制度實際上有一個核心,即關系,人際關系,比如市民和村民的關系。過去幾年,從民宿領域來看,事實上有很多城市精英稻香村開辦民宿,碰撞的頭破血流,有經營能力不足問題,更有不去主動營造社區關系的原因,往往是帶著一種扶貧、一種救濟、一種幫助的心態稻香村開辦民宿,這樣一種人際關系必須要重塑,新村民如何和好村民能夠形成一種新型的人際關系至關重要。不可否認的是,資本進入鄉村,城市人口進入鄉村,必然要打破原有鄉村的人際關系,很多村莊一直是人際關系很和諧的,但是因為資金的進入、項目的落地,導致人際關系變得不和諧,原來是非常友好的鄰里關系,但是因為發展機遇的爭搶問題造成了鄰里的溝壑,村民與村民的關系也是我們要妥善處理的。
 
新村民和村民集體經濟合作組織以及村民自治組織的關系。
    
新村民和基層政府的關系。
    
這些關系如果不站在更高的角度來思考、重塑、處理好的話,任何資本進入鄉村都會遭到失敗。
   
·  剛才李老師專門強調,也是今天聯盟成立一個核心的動因,有了內容,還需要運營。一個不容樂觀的現實是,鄉村的內容在快速地生產著,但是鄉村的運營水平還急需提高。在五年前,我去山東省煙臺市萊山區考察時,和當時萊山區區長在村里看當地鄉村建設,那么好的基礎設施、那么好的公用設施,但是是閑置的,我們今年重點服務的貴州省遵義市湄潭縣,政府投入巨資完善了全縣的鄉村基礎設施和村落的建設,整個縣真的就是茶海之中的大花園,但是有設施、有景觀、有村落、有農業,沒有旅游,完全是開放式的免費旅游,沒有形成產品,因為沒有人從運營的角度和思維去盤點這些資源、去包裝這些產品。當地領導已經認識到這是一個問題,可是運營的人才在哪里呢?所以今天成立一個聯盟,就是要通過一個多業態、多產業、多利益主體的聯盟形式幫助、指導,甚至操盤鄉村的運營。有了運營做保障、有了內容做支撐、有了關系做護航、有了觀念不走偏,相信我們參與和推動的逆城鎮化就可以走得更好。
    
最近五年,我在鄉村建設方面論壇上都會談逆城鎮化,也一直希望能夠就逆城鎮化形成一本書。在這里也呼吁廣大的京師校友,大家通過自己的工作、自己的思考,還有在座所有鄉村領域的朋友們,如果有豐富的實踐、有很好的成果案例,可以坐在一起上升為理論,相信具有中國特色的逆城鎮化,一定能夠為鄉村振興賦予更多的正能量。
    
謝謝各位!
 
 
•關于“2020全國鄉村旅游與民宿投資大會”
 
“2020全國鄉村旅游與民宿投資大會”是由唐人文旅智庫發起舉辦的鄉村旅游與民宿領域年度品牌盛會。首屆大會在鹽城召開,既為鹽城導入全國的智慧、行業的力量,同時也彰顯了鹽城獨特的城市魅力。大會期間,同期舉辦了第二屆京師文旅論壇、第二屆中國民宿30人論壇和第五屆全國旅游規劃同行大會

圖片

 

· 關于唐人文旅智庫
 
“2020全國鄉村旅游與民宿投資大會”是由唐人文旅智庫發起舉辦的鄉村旅游與民宿領域年度品牌盛會。首屆大會在鹽城召開,既為鹽城導入全國的智慧、行業的力量,同時也彰顯了鹽城獨特的城市魅力。大會期間,同期舉辦了第二屆京師文旅論壇、第二屆中國民宿30人論壇和第五屆全國旅游規劃同行大會。

圖片